全国免费热线:400-123-4567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(本文正在参与钛媒体最新竞拍话题

发布时间:2018/05/01
 
(本文正在参与钛媒体最新竞拍话题【纸质书消亡的预言失效了吗?】的竞拍,如果持有不同见解,钛妹欢迎你来参与竞拍,观点PK,不服来战!)
我非常喜欢收集书本,连小学课本都留着。当然这种爱好的后果是:书房已经快要爆炸。送一部分,捐一部分,仍然还有很多无处安放,只好拿去旧书回收站。打听完价格,平复好惊爆眼球的心情,把这些精神食粮“卖”了出去:0.35元/斤,100来本书,30余斤,四舍
五入,换来12块整。
我记得八、九年前的旧书回收站,还依照书本类型、新旧程度来进行收购。珍藏版的书籍,可以在原价基础上打折收购。最不值钱的是教科书,那也是1.00元/斤。所谓市场,带来的证据力道最强。
互联网环境下,“碎片化阅读”大行其道,它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,也改变了书籍出版商、经销商的盈利模式。撇开那些兴致勃勃的预言和忧心忡忡的感慨,我不否认纸质书尚有不可取代的价值,但纵观能够列举的所有价值,都建立在电子书还“不能”的基础上。可
是别忘了最重要的一点,电子书归根结底是技术的载体,技术时刻都在发展,纸质书却不会再进步了。
目前纸质书尚未消亡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,也正是这两个方面决定了纸质书的生存空间。当这两者均完成质变的时刻,纸质书将面临生存空间的最小值。
其一,是人们的阅读习惯。所谓书香宜人、实物触摸所带来的安定感觉、或者一茶一书一世界的阅读氛围,都是习惯使然。具备这些习惯的人,通常也是为纸书辩护或者对纸书未来感到忧虑的人——这些习惯,皆缘于我们恰好都成长于纸书时代。纸书,承载着我们获取
知识、塑造人生观念的记忆。无论是人体机能对这种方式的适应,还是内心情感对这段记忆的珍视,都让喜爱阅读的人希望能够留住纸书。
但从整个人类发展来看,习惯终究会被环境的力量改变:四、五岁的小孩对iPad的学习速度与熟悉程度,通常会超过四五十岁的大人。他们是成长于电子时代的一代,将习惯于向网络问询,习惯于在随身设备里装上网络小说以在拥挤的地铁里打发时间,更习惯于在移动
客户端随时接受APP的文章推送。当这一代人成为社会主流的时候,纸书的情怀,究竟还能不能称之为情怀,是有待时间来证实的。
从阅读习惯再深入研究去,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,国民阅读习惯的差距是惊人的,阅读环境的差距也是惊人的。这不仅仅体现在人均阅读量的不同,更体现在书本内容质量、文化底蕴、出版业生态环境的不同。在书本内容质量把控到位和出版业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
,纸质书抵御电子书冲击的能力自然会强一点。
这里,要离题吐槽下,有时不是不愿买纸质书,而是随着出书的门槛越来越低,一些书籍的质量实在难以入目、不堪卒读,即便也有让人耳目一新的亮点,但更多是不断重复和炒冷饭。在这种风险面前,人们会更愿意选择相对廉价的电子书。
另外,仅仅就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不平衡的国家来说,不同地区的阅读习惯与能够支持阅读习惯的环境之间,差距同样巨大。当经济发达地区开始普及电子阅读时,或许经济落后地区刚好足够负担日益廉价的纸质书(阅读量较少的情况)。
从这个层面来讲,我更倾向于纸书的消亡将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。
其二,是电子书的发展不够完善。电子书这几年发展得并不如人们预想那么顺畅,一方面是电子书阅读器缺乏竞争,技术革新并不吸引人;另一方面,是具有连带关系的产业链和出版环境没有跟上节奏。在这个问题上,我将其细分为以下两个方面来讨论:
(1)电子书阅读器。人们常常会首先联想到kindle,作为一只血统正宗、功能纯粹的电子书阅读器,且背靠着亚马逊强大的图书资源,kindle近几年的表现是让人失望的。单单是翻页闪屏和繁琐的推送流程,已经足够让人感到绝望。
反观iPad和手机端的阅读器,尤其iPad,退可装kindle,进可用iBooks,各类格式无压力,外带玲琅满目的阅读软件及杂志app,连CAJ云阅读、超星图书馆等学术需求都随时满足,总之,只要你要,只要我有——然而,正是由于这么完善稳固的依托,在一定程度上阻碍
了电子书阅读器的技术革新——Apple不需要去开发一只纯粹的阅读器来分割市场,而其他的阅读器产品,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达到iPad的优势。
因此,购买kindle并不能成为多数人的刚需,它能做到的,iPad和手机都能。刻薄地说,价格低廉是它唯一的竞争力(Voyage把这个优势也糊掉了)。至于广为流传的爱护眼睛和杜绝干扰等功能,作为每天和屏幕与网络打交道的现代人,这个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是否用
kindle阅读。